异乡人(二)

AndyYang| 阅读:324 发表时间:2016-06-19 11:17:35 浪漫二十岁
摘要:你知不知道有一种鸟没有脚的?他的一生只能在天上飞来飞去。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,那就是他死的时候。
韩是一个九五后的小男生,住我隔壁。没事就在房间里抽烟,玩游戏,让我浮现我那荒凉的大学生活。

经过慢慢的相处,发现韩其实也是一个蛮好相处的人。虽然长着一米八的大个,却还是一幅小孩的说话语气和纨绔子弟的打扮。也难怪,经历过事情不一样。不过他抽烟的样子,像极了我老爸。

他经常的头口缠就是:你看我牛逼不?没读过什么书,然后还呆在这么叼的地方。我也是醉了,不过这边确实有点怪异,让我想到饥饿游戏,因为我们外围是有围墙的,外面看起来全是贫民窟,可能晚上有人露宿街头,里面过马路却有提枪的警察帮忙挡车,这可是国内都没有的待遇。

他一边抽着利群,一边说着自己的往事,也不管别人是否关心。随着烟圈的上升,他说他在香港也呆过。我问他在香港做什么?他说在游轮上做荷官。

“那岂不是发牌很溜?”我发问道。

“那是当然,我们主管更叼,还会换牌,但是没教我们,有一次展示给我们看了。”韩回答说。

我有些兴致,“那你粤语也讲的不错?”

“一点点。”韩回答。

“为什么想到去的香港做这个?”我有些疑问,“国内找不到工作吗?”

“中专的学校介绍过去。”

我想到大学的荒芜,问韩:“中专学校好玩吗?”

韩说:“我们每天就是学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,后面因为打架,被学校开除了。”

“为什么打架啊?”

“是那个人找事先的,”韩说到打架就唾沫横飞,“那天我一个人在寝室,那人进来就拿着兵乓球拍指着我说,‘是不是把我们的玻璃打破的?’,我二话没说,夺过兵乓球拍把他就一顿暴打。”

我听着有些发笑。九五后的世界,很黄很暴力。

“后面那个人又来了,带着校外的朋友,十几个人。那是一个早晨,我们还在睡觉,突然有人敲门,我睡在靠门的位置。下来又是二话没说,一顿暴打,我们寝室七八个人一起上,打的他们全跑了。”韩像回忆他的峥嵘岁月,脸上带着坏笑,“后面那个人哭着找校长了,于是我就被开了。”

“香港游轮呆了一段时间,然后又去了泰国。”韩深吸了一口,兀自接话。

“怎么去的泰国”我搭腔发问。

“找中介去的。那边查的可严了,一天我们还在上班,人事突然来跟我们说,‘赶紧走,要来查了’,于是我们都走了。”韩微笑着说着,“然后我还别人用枪指过。”

“为什么被用枪指?”

韩说:“因为我得罪他了。”

“那后面怎么解决的?”

“道歉啊。”韩提高了一个音调。

“然后又找了中介来了这边?”

“是啊。”韩吐着烟圈,“别看我工资不高,我每个月的钱一发工资就定时寄到家里,自己只留一点点吃饭的钱,你说我容易吗?”

这点倒是和他该有的年纪不太对称,内心禁不住暗自称赞。人人都是小衰仔,唯有努力赚钱,才能让自己和亲人过上美好的生活。

“上次我妈妈说要去北京旅游,我二话不说,又给了她几千。”韩告诉我说,烟已抽罢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让我有点想起张国荣的《阿飞正传》,两个怪异母子。你知不知道有一种鸟没有脚的?他的一生只能在天上飞来飞去。一辈子只能落地一次,那就是他死的时候。

本文为AndyYang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!
如果您觉得好,可以打赏作者:

已有0条评论

昵称:
邮箱:

  • 最新评论

若兰网 - www.rolan.wang
反馈
微信订阅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