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乡人(四)

AndyYang| 阅读:276 发表时间:2016-06-29 22:40:45 浪漫二十岁
摘要:新来的前端叫Rino,我们叫他“瑞诺”,私下里开玩笑的时候喊“日诺”,多么霸气的名字。
新来的前端叫Rino,我们叫他“瑞诺”,私下里开玩笑的时候喊“日诺”,多么霸气的名字。

因为是第二次来这边(之前在这边也呆了一年多),再者这边的工作性质都一样的,所以对于他来说,简直是轻车熟路。

Rino不仅设计页面,还要写静态页面。所以相对来讲,工作还是蛮饱满的。可是现实比较露骨,虽然工作很努力,但是还没有得到认同(很多人都这样吧)。因为老大也是做设计出身的,所以当两个不同想法的老男人碰撞到一起,只能简单粗暴的下级服从上级。虽然很多事情本身没有绝对的对与错(只不过在谁看来罢了)。

我是做后端的,因此工作上我们是搭档,他坐我邻桌。我们经常一起配合,偶尔碰上写Js事件效果啥的,我会帮他写了。其实我原本在他们看来也是一个逆反份子,不合群之类(我转正的时候居然有人打我小报告,我也是醉了)。思想需要独处,人需要合群。所以当Rino到来的,给我带来了很大的乐趣。一方面我们一起交流工作上的东西,另一方面我们一起谈论生活。有些观点,我们一拍即合。他不局限于我工作上的搭档,更像生活中的朋友。有他在的那段日子,我逐渐变得开朗起来,偶尔讲讲段子。其实没有不开朗的人,只有愿不愿意和你敞开心扉的人。如果别人不愿和你深交,那么在一定程度上,你绝对没有得到他的认可。

住的地方也是一样,他住我隔壁。前面说过,三室一厅,韩给他让了房间,所以他成了我的新邻居。下班后,我们会谈论一些工作之外的东西。这边玩的真的很有限(巴掌大的地方),只有游泳和打桌球会有比较多的共鸣者,至少在我看来是这个样子。他说他可以两杆清台,我表示很怀疑,觉得他在吹牛,于是我们相约去玩,偶尔带上主卧的杰克。

每次第一盘我都要和Rino单挑,因为我觉得第一盘他不会那么快进入状态。还有如果第一盘赢不了他,后面就很难赢了。我们三人的规则是谁输了谁付桌球钱,基本上每次都是我垫底,当然价格本身也不贵,大家玩的开心就好。只有一次,我狂胜Rino几盘。其实和高手打的区别在于,引用Rino的话吧:只要你还有一个球,我就有机会翻盘。他们的心态放的超级稳,而且如果你一出现失误,他们就刷刷的进球。

有段时间赶进度,我们的工作时间调整到早上九点到晚上十点,连续两周(经常十一多都没下班的迹象)。老实说我都不知道在赶啥子进度,有的时候压根没事干,而且工作时间长了之后,基本上都不在状态。Rino私下对我说“每天上班和上坟一样”,我屡屡都哈哈大笑。不管生活多么低沉,只要有人陪伴,也会有豁然开朗的时候。因此我内心还是挺感激他的,让我在沉闷的工作中,能有那么些美好的调剂。

如果你认为Rino是一个比较怕吃苦的人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。因为他之前在这边呆过,所以他还是有些关系网的。然后他回国内,也是跟随这边一个小股东的缘故。而且他经常接些私单,据他自己说,一个月多的时候赚几万块,比上班还强很多。有些时候他不上班,就靠接私单来挣钱。所以很多时候,我在睡觉,他都在忙着赚钱。老大在Rino来之前就知道他的这些勾当,所以老大一回办公室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站在Rino的身后,看他在干嘛?有的时候,我都被逗笑了。因为我和他走的比较近,所以理所当然的,老大看完他,就会看我在干嘛。

不信任,真的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悲哀。

当时正碰上杰克和公司管理层的利益纠纷,杰克是公司的元老。我们两个棋子也被牵扯进去了,公司以为我们站队了。其实我们和杰克也就一起打打桌球,完全没有深交。再说都是几百万以上身价的人,怎么会屑于和我俩渣渣做好友。于是杰克走的时候,我俩的电脑都被检查了。因为我的电脑是不设密码的(我在每家公司都是这样,不设防),所以我一点都不知道,但是Rino通过蛛丝马迹发现了,后面也证实了这点。每个厉害的人,都是城府很深的心机婊。

于是我对公司开始有些失望了,想逃离的想法在萌芽。另一方面杰克策反我,希望我不要为这“不仁不义”的公司做事。

好吧,不是不报,时候未到。

Rino偶尔会和我讲他女票的事情。他说他原本是想泡他女票闺蜜的,一个大胸的妹子,结果阴差阳错的泡到了现在的女朋友。还经常怂恿我,如果你在西安,就把那个大胸妹子介绍给我(大胸妹子现在还单身)。

偶尔透露他们俩相处的点点滴滴。

“我女票问我:‘和我在一起,你有什么好处?’”Rino说。
“你怎么回答的?”我好奇的问。
“更加性福”Rino。

说完,我俩哈哈大笑。

他说他女票要他买花,他偏不买,他解释:“有这钱我们都可以开一次房了”。
他说他女票要他买Iphone,他也不买,可是有次女票意外怀孕后(他不喜欢戴套),二话不说,给她买了个Iphone 6s。
他还说他女票每个月只留一千的零花钱,其他的钱全主动存到他的银行卡里。

种种,都让我很神往,这简直是男方在秀恩爱。我的妹子啊,你在哪里呢?再不现身,我都要成奔三的老男人了。

随着一个月期限来临,Rino面临着转正的谈话。结果转正没有达到他的预期,而且觉得这边过于苦逼,身体扛不住,于是他辞职--申请回去了。

三室一厅的三个老男人,渐渐走了两。独守空房的我,再加上工作上的压抑,于是我也提出辞职了。

老大反应还是蛮快的,当晚就来我住的地方和我促膝长谈。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借口,又不想把事情说破。老大没有同意,可能我自己意志也不够坚定,于是抱着再看看的想法尝试呆下,老大临走的时候,我说“如果我想走,我下周还会再提的”。谈话无意中透露了:Rino有个大胸妹子,要介绍给我。后面被老大媳妇知道了,碰面就调侃说:你看你,一个大胸妹子就把你给诱惑走了。

好吧,没有呆下的理由,也没有走的理由,那就先这样吧。

本文为AndyYang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!
如果您觉得好,可以打赏作者:

已有0条评论

昵称:
邮箱:

  • 最新评论

反馈
微信订阅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