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给天堂妈妈的信

彭春祥| 阅读:343 发表时间:2018-04-04 07:10:02 简书
摘要: 春日融融,万物复苏文/彭春祥         写给天堂妈妈的信我苦命的妈妈:您在那边还好吗?又到四月天,一年清明节。此时的人间,春和日丽,暖阳融融,莺飞草长,百花齐放,正是一年暖

写给天堂妈妈的信

我苦命的妈妈:

您在那边还好吗?

又到四月天,一年清明节。此时的人间,春和日丽,暖阳融融,莺飞草长,百花齐放,正是一年暖春时节。您那边今夕何夕?是否也春光明媚,艳阳高照?因为我知道,您严重的肺气肿和哮喘病只有在暖暖的春天才觉得稍微好受一些。

而那寒冷的冬季则是您的“天敌”,您最怕呼吸冷风凉气,只要一呼吸冷风冷气,您就咳喘不止,上气不接下气,有时那一口气的剧烈咳嗽让您差点背过气去,全身蜷缩成基围虾一样,满脸憋得通红,脖颈的血管暴突,像一条条青色的蚯蚓趴在您的脖子上,严重时甚至大口吐血,而您又生怕我们儿女们看到,赶忙用灶灰遮盖……

您知道吧,那时年幼的我们,每每窥视到这一幕,心在滴血,犹如钝刀戳心尖,深入骨髓的疼痛却又无可奈何……因为那个年代,家庭贫困穷匮,全家人连“瓜、菜、带”的“饭”都没得吃,更拿不出钱为您治病。以致您积劳成疾,小疾拖成大病,重病,最后成为“不治之症”,过早地离开了我们。此事至今仍像一块巨石,沉沉地压在我们几个儿女的心头……

巨石压心头

妈妈,您走时还不到60岁,多么年轻的生命啊,可惜,您走了,而且已离开我们32个年头了。32年来,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思您,想您,怀您,念您……但又见不到您,只有在梦中才能与您一见。

昨天夜里,我又在梦中见到了您,母子相见,我们谈了许多。醒来,泪湿满巾,睡意全遁,那一件件戳心的往事又在我脑海泛起……

01

那个年代的农村,家家贫穷,而我们家因孩子较多,且都在上学念书,家庭困难更甚。

妈妈,您还记得吗?我六岁那年,上小学一年级。那时候的学杂费较低,一学期1.5元。由于家里没钱,您让我去好好给老师说,开学报名先暂时赊欠学费上学,承诺过段时间交清,若交不清学费就退学。

由于有“交不清学费就退学”的“紧箍咒”在头上,我脑中时常会生出担忧和顾虑,生怕中途“被退学”。每想到此,情绪就不由自主地低落下来,甚至感到自卑。好在并没影响我的学习成绩,反倒激发了我的学习斗志和动力,成绩还名列前茅。

老师每隔一段时间就在班上催交一次学费,大凡家里能凑出点钱的同学,都凑钱交了。我知道我们家里凑不出钱。所以我想,如果我回家跟您说了,那就又要让您为难去乞求别人借钱,我不想让您拿自己的尊严和脸面去求人,所以,只要老师不逼急,我回家就不说。

那学期快结束放寒假了,老师要全面清缴欠费,有的同学欠5毛,有的欠1元,而我则一分钱未交。老师连续三天点名清欠,要求我们欠费同学必须在两日内交完欠费。我知道家里根本没钱,所以我回家依然没吭声。

我照常去上学。欠费的同学大部分都交清了,我没带钱去,交不了。哪晓得放学前,老师放了“大招”。也许是学校逼他,他也无奈,只得想招逼学生。反过来想,一学期都快学完了,也应该交清学费。所以,即使老师“出损招”,我也能理解,不会怪他。也理解学校,不会怪罪学校,更不能怪您和我爹无能,要怪只能怪当时那个时代。

放学时,老师留下全班同学,然后把我们仅有的几个尚欠学费的同学叫到讲台前,让我们站成一排,老师一个个“修理”。

他来到我右边,左手用力揪住我的右耳朵,高声对同学们说:“喔,你们看,原来他这是木耳朵啊,难怪今天没交钱,我昨天说的话他压根儿没听进去”。然后,他又走到我的左边,用右手揪住我的左耳朵对同学们说:“哎哟,他这只是铁耳朵,比那只(耳朵)还硬……”

鲜血直流的耳朵

妈妈,您可知道?当时,尽管我那被冻伤的耳朵,经老师用力一揪已鲜血直流,但我并没感到有多痛,倒是心里的创伤疼痛难忍,自尊受到极大损伤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……

这次回家后,我不得不把学校清欠的事告诉了您,您脸上露出为难和无奈的神情,我至今还能清晰地记起。

尽管如此,我还是不懂事地您走一步我跟一步,找您要学费,好像生怕您跑了似的。我就这样缠着您,亦步亦趋地找别家去借钱,那时家家困难,您带着我一连借了几家,只借到5毛钱。由于您急着要去上工,让我先把这5毛钱拿去交给学校,回头再想办法弄钱补上。

此时“犟劲”上来的我,根本听不进您的解释,更体会不到您的难处和尴尬,而是卧地抱着您的右腿不让您去上工,非逼您为我借钱不可。就这样,您“瘸着腿”带我在地上拖行着又借了几家,仍然未果,此时,您上工实在不能再耽误了。无奈中,您不得不含着泪举手朝我屁股上打去。打完,我的哭声尚未出来,您自己却先已泪流满面……

02

妈妈,有一件事一直搁在我的心里,让我很不安,压得我心尖生疼生疼,我一直想告诉您,却又因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如愿,今天我要向您诉说,表达我那内心深处的自责和内疚。

那时候,尽管您为了我们日夜操劳,勤扒哭做,累死累活,但家里仍然穷得叮当响。就拿我们哥儿几个的穿衣来说吧,常常是一件衣服老大穿,老大穿上小了再给老二穿,老二穿破了,您再缝缝补补又给老三穿。这样,在家排行老三的我,少年时代几乎没穿过不带补丁的衣服。

那年冬季,您让不到20岁的我报名应征入伍。就在换军装的那天,我穿上簇新的军服,心中的高兴劲儿就甭提了。

回到家里,一眼看见因患病而坐在土砖房门前晒太阳的您,我禁不住内心的喜悦和兴奋,扯着身上崭新的军装,不假思索地脱口说道:“妈妈,我在您身边快20年了,从没有穿过这么新的衣服”。

簇新的军装

您当时就背过脸去,而我则因过于高兴而未在意。

哪知道,我当时一句忘情随意而无心说出的话,却深深地刺痛了您的心,以至于几年后我从部队回家探亲,您忆起这件往事时仍然泪水盈盈……此时的我才知道当初无心脱口而出的话,给您造成了多么大的伤害……

此事至今回想起来,仍是我对您难于释怀的深深愧疚和无法解开的死扣心结……

我今天说出来,希望天堂的您在那边能够原谅当年“楞头”的我的随意和无知。

03

妈妈,记得小时候,您为了我们,天天像被人用力抽打的陀螺,忙得团团转,白天在生产队上工,晚上很晚才回来。

回家后,您要忙着剁猪草喂猪,做全家六口人的晚饭,饭后收拾碗筷,张罗我们孩子们洗澡睡觉。

夜已经很深了,您才有时间坐下来,还要为我们全家的衣被等生活用布纺线。常常是我一觉醒来,您那辆古老的纺车,仍在“嗡、嗡”地有节律地响着……

那冬天的夜晚,滴水成冰,寒风刺骨。遇有狂风大雪,门窗和土砖墙缝隙便会钻进雪花,冻得人瑟瑟发抖,如同置身冰窖一般。您的双手冻得裂口遍布,一道道裂口就像婴儿的嘴巴,皮肉外翻,裂口内渗出缕缕血丝,真让人心疼不已。

您让我将在经销店用3分钱一盒买来的劣质“瓦壳子”(哈利)油,在油灯上烤化,抹在您那渗着鲜血的裂口上。剧烈的疼痛折腾得您咬紧牙关,并大口地抽气呼吸,全身颤抖,泪水和着汗水一起,与其说从您脸上,倒不如说从您心里汩汩地流了出来……

然而,就是这样茹苦含辛纺线织出来的布料,也并不宽裕,无法满足全家人的需要。所以,做衣服时,您总是先紧着我们孩子们,从不见您为自己做过一件新衣服,因而您身上常常穿的都是补丁摞补丁的旧衣服。您一生都没有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,直到您过早地离世。

写到这里,不禁让我想起您去世后,我回家为她奔丧时发生的一件事,回想起当时的场景,至今仍令我潸然泪下……

在我们老家有一个习俗,就是逝者走后,他(或她)的亲朋好友拿一件逝者生前穿过的衣服当“念想”,以示对逝者的怀念。

您在世时,因我自家爷爷奶奶去世早,本家上无老人孝敬,您就对我二奶奶很好,当自家老人孝敬,有好吃的常做好了给她端去,并隔三差五就接过来住几天,因而两堂婆媳日常关系非常好。

您走后,二奶奶想拿一件您的衣服回去做“念想”,在您的床头柜里翻找半天,翻遍了您所有的衣服,件件不是破烂不堪就是补丁“赶骚”,硬是找不出一件能做“念想”的衣服……

补丁衣服

看到当时那种情景,我的眼泪就像开了闸门的洪水,怆然喷泄而出……

04

妈妈,您对我的恩情太多,太重,让我三天三夜也诉说不完。此生,我已无法回报于您了。我只想与您来个约定,来生我们还做母子,只不过我和您身份互换,我做母来您做子,让我为您做今生您为我所做的一切,以此回报您今生对我的如海深情,好吗?

但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!

2018年4月清明节前于湖北襄阳

摘自:https://www.jianshu.com//p/28ed01eb596a
如果您觉得好,可以打赏作者:
如果您觉得累了,是否想眺望远方:猛戳>>若兰网

已有0条评论

昵称:
邮箱:

  • 最新评论

若兰网 - www.rolan.wang
反馈
微信订阅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