抑郁症患者的内心独白

黑岛上的猫客| 阅读:1107 发表时间:2018-05-09 07:10:03 简书
摘要:《时时刻刻》最爱的,我确信自己又要精神失常了。我感到我们无法再一次经受这样可怕的时刻。我不能够再和它斗争了,我知道我自己毁了你的生活,没有我你就能够工作。我知道你会的。我想说的是,

《时时刻刻》

最爱的,我确信自己又要精神失常了。我感到我们无法再一次经受这样可怕的时刻。我不能够再和它斗争了,我知道我自己毁了你的生活,没有我你就能够工作。我知道你会的。我想说的是,我生活中所有的幸福都是你给予的。你对我无比耐心,你对我太好了。如果有人能够拯救我,那个人就是你。我不能再继续摧毁你的生活了。我觉得没有哪两个人能比曾经的我们更幸福。”

——维吉尼亚·伍尔夫遗书摘自《时时刻刻》(TheHours)

写在前面的话

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17年的调查报告显示,全球约超过3亿人口罹患抑郁症,其中我国约至少5千万人口罹患抑郁症。据悉,这一数字将有可能随年增高。

可对于抑郁症这三个字,有不少人却始终抱有一定的偏见,即便是患者自己。

在抑郁症面前,我们是人人平等的,它就像任何的一个疾病一样,有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,它没有贵贱之分,也没有优劣之别。

以下的这篇文字,是以第一人称所描述的,有关于抑郁症患者的一段心路历程。

坦白说,阅读这样的文字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,而讲述的人,在自我剖析的过程中更是会陷入负面情绪中无法自拔。

但类似这样的文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对于那些隐性情绪病患者,或是自我怀疑、否定与贬低的情绪病患者,甚至是陪伴在情绪病患者身边的人,都可能是一个提醒、一个帮助,更或是一个出口。

1

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都否认自己有情绪问题,即便自杀的念头总是在我的脑海里出现。因为那在我看来不过是别人眼中无病呻吟的惺惺作态。

与其说我是不屑做一个光打雷不下雨的人,不如说我害怕,甚至是讨厌自己成为别人眼中虚伪、可悲的人。

在我看来,自己并没有实施过任何的自杀方案,我凭什么说自己是一个抑郁症患者,更何况,我对于如何诊断抑郁症,简直是再熟悉不过,我甚至懂得怎么让一个心理医生诊断我为抑郁症患者。

这样的一个我,根本称不上是一个“好的”抑郁症患者,我不过是一个东施效颦的笑话。

我就是这样对自己不停地责怪,我认为自己不配得到任何人的怜悯与关爱,有谁接近我,谁就注定倒霉。

一个自己都不爱自己的人,怎么有能力去爱别人?一个自己都厌恶自己的人,为何还要拖累别人?

我问着自己,再一次地想到了自杀。于是,我继续着,怎么死才能更体面地离开。

如果是跳楼,脑浆迸裂,那样死得会很难看;如果是割腕,可时间太久,我又怕疼;如果是服药,可万一剂量不够,洗胃又是一个极为痛苦的过程;如果撞车,但万一没撞死,落下个半身不遂,岂不更惨……

看吧,我连怎么死都没办法决定,我怎么可能是个抑郁症患者,即便我真的被诊断出有抑郁症,那我也一定是最不称职的那个。

我简直是什么也没有办法做好。

2

可我为什么会陷入情绪的困境?

我明明有爱着自己的家人,疼自己的男朋友,带给自己无限欢乐的猫咪,我凭什么可以这样身在福中不知福?

是的,我的男朋友,他一直感觉到我的不开心。

他知道我有多么的看不起自己,他更懂得在我分裂的精神世界里,总有一把严厉的声音,在无情地抨击着我的一切。

他不止一次地尝试,让我重新找到生活的乐趣,帮我找到能说服我留下的任何理由。

可是,在我看来,如果真正疼爱我的人,怎么会忍心让我这样痛苦地度过每一个不知道何为是尽头的日子?或许他们根本不是真的爱我,他们都跟我一样是个伪君子。

我们家的猫呢?

会跟其他人一样不是真的爱我、在乎我,只把当作是一个任何人都可以替代的「喂食者」吗?

我怎么会这样想我们家的猫咪?我真的是太坏了,他根本是无辜的啊,我怎么可以这样说他呢?如果我离开了,他该怎么办?谁来照顾他?

我那可怜的猫咪,或许我一开始就不该养他。

转念间,我又在想,如果我真的不在了,我们家的猫会察觉到我的离开吗?我的家人呢?他们对于我的离开,真的会在乎吗?我的男朋友呢,他对于我的离开,真的会介意吗?

还是说,如果我真的离开了,对他们来说才是一种解脱?是的,他们终于可以过自己的生活,不必再提心吊胆更无需每天面对一个愁眉苦脸的我。

于是,我越是这样想,就越感到自己陷入进去一个无底的黑洞。

3

在那个黑洞里,我感觉到自己的情感、曾经的欢乐,甚至是悲伤都被它渐渐抽干。我变得像是一个没有任何知觉的行尸走肉。但凡有感觉的时候,在我心中不是各种憎恨和厌恶自己,就是想着怎样自杀。

终于在一个时刻,我的男朋友对我说道,“你走吧,我不忍心看着你每一天都这么痛苦”。

我望着他,却不知为何泪流满面。我问他道,“你真的愿意放手吗?”

他艰难却肯定地点了点头。在他脸上,我看到了他的痛苦、无奈、不舍与心疼,我知道在他的内心深处,是不愿意让我走的,可他更不愿意让我再继续痛苦地挣扎下去。

他答应我,在我离开以后,他会好好替我照顾我的猫。

就在他点头的那一个瞬间,我的感知似乎渐渐地回来了。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力量,我也不知道那股力量是来自他,还是来自我自己。

我只知道,我不再是那个充满自我嫌恶的行尸走肉。每当我的感觉回来一点点,我就离那个黑洞远一点点。

4

我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,我知道自己愿意为了他,去疗愈自己,但我却只敢保证是在这一刻。因为根据过往的经验,我知道自己会再一次陷入黑洞里。

更可怕的是,我不知道自己在下一次有没有勇气或力气,再一次离开那个黑洞。

我根本无法预知自己会在怎样的情形下,将再一次陷入黑洞之中,它有可能上一则新闻、一个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的话语,一段埋藏已久的回忆,甚至是一场失眠等等。

我不知道,是黑洞的魔力过大,还是我始终被它深深吸引着。明明上一秒对生活充满期待的我,在下一秒就被黑洞吸走。

我知道,每一个游走在自杀边缘的人都有种难以名状的痛苦与绝望,而我更懂得,每一个陪伴在我们身边的人,总也是有着无以为外人道之的担忧与害怕。

尽管我在自杀的边缘游走着,但我却也一直在寻觅着自救的力量。

是的,我不会轻易放手,但我也必须坦白地说,我能保证的却也只有在这一刻。

写在后面的话

对于有的人来说,每一天迎接的都是充满希望的新生活,但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,每一天面对的却是永不超生的炼狱。

打个比方来说,我们每一个人都经历过疼痛或是瘙痒的折磨,而罹患情绪病的人,在发作时就像是每时每刻在经历着全身又痛又痒的折磨。

这一刻的痛痒症,可能停止了,但下一刻呢?什么时候会发生?会持续多久?

但未知并不是最痛苦的,最痛苦的是,每个情绪病患者都清楚地知道,这样的痛痒症一旦出现,只能是控制不能根除。

但好也好在,毕竟它是能够控制的。

正如文中的「我」在男友和猫咪的陪伴下,走出了自己的情绪病。

她告诉我说,其实那一人一猫并没有真正地去做什么,他们只是任由她自己去寻觅方法。

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她被激发出了求生的本能,她决定去改变自己。

当然,偶尔她还是会陷入黑暗之中,但经过自我的调节,她却也变得越来越坚信自己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病。

是的,无论是家人朋友的支持与帮助,还是去求助心理治疗师、灵性课程、书籍或是药物辅助,只有当那些外力被内化并转变成自我的能量时,一切就会慢慢变好。

当然,这需要足够的耐心、时间和陪伴。

所以,如果当你或你身边的人也在经历情绪病的困扰时,请给你自己或他们多一些包容,多一点理解。

请相信,无论是谁都不会是孤军作战。

更重要的是,总有一天每一个人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力量。

摘自:https://www.jianshu.com//p/98770ea700f5
如果您觉得好,可以打赏作者:
如果您觉得累了,是否想看点美女养养眼:猛戳>>若兰网
如果您觉得皮了,是否想来点神吐槽:猛戳>>iPhone查询中

已有1条评论

昵称:
邮箱:

  • 最新评论

Jenson2018-08-08 22:22:24
抑郁症患者路过
2018-08-15 22:42:49 (管理员回复)
你需要找些乐观开朗的朋友多处处,没事多去去浪浪,然后抑郁会慢慢消失
iPhone查询中 - bbs.ipcxz.com 若兰网 - www.rolan.wang iPhone查询中 - bbs.ipcxz.com
反馈
微信订阅号